一百堂党史课丨何叔衡:苏维埃的“一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