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路从"勤"到"纵" 命运轨迹由"喜"转"悲"

——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喜案件警示录

  • 多少个不眠之夜,深为收受那么多钱财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
  • 一切都晚了,我痛苦地品尝着自己酿成的苦果,幻想着这一切只不过是个短暂的梦,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处理结果:2015年7月,李喜被开除党籍;2015年8月,李喜被开除公职。2015年12月,法院公开审理李喜受贿一案,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其未上诉

犯罪事实:李喜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美元13.2万元、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价值27.66万元的黄金。

简历:李喜,男,汉族,1962年12月生,云南昆明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1981年7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副书记、镇长,官渡区委常委,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昆明市政府副市长,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1.主政一方,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

  2.整日寝食难安,焦急万分,但又心存侥幸,开始自我安慰

  3.假如当初没有走向歧途,全家就能幸福团圆,但是没有假如

李喜悔过书

  我叫李喜,现年52岁。我祖上世代以打渔、种田谋生。小时候家庭贫困,我吃了不少苦,当时生活的艰辛和无奈,我至今记忆犹新。1979年大学、中专招考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终于走出了滇池渔村。1981年我被分配担任农科员,1985年我当上了福海办事处副主任。
  在组织的关心下,我先后在官渡区任区政府办副主任、关上镇镇长等职。2001年组织提拔重用我,让我担任安宁市代市长,后来我又被组织提拔为这座工业城市的党政一把手,主政一方。安宁这个舞台给了我施展才华的机会。2008年我被组织任命为昆明市副市长,2014担任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回顾人生历程,我能从一个农科员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厅级领导干部,在每一个阶段都凝聚着组织的心血、汗水和期望。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我今天仍然还是滇池渔村的村民。追思这30年,组织上给予我的太多了,我终身感激不尽。可如今,我却掉进违纪违法的深渊,自毁前程。我追悔莫及,万分痛恨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天?一切都晚了,我痛苦地品尝着自己酿成的苦果,幻想着这一切只不过是个短暂的梦,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随着任职时间的增长、职务的升迁和环境的影响,我不自觉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看到周围的老板们坐豪车、穿名牌、上酒楼,大把花钱,过着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生活,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诱惑。特别是在我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开始主政一方,一朝大权在握,感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这时候,围着自己转的人多起来了,自己感到风光了,就开始飘飘然、忘乎所以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事事讲排场、摆阔气,整天迎来送往,忙于应酬,晕晕乎乎,完全丧失了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清醒头脑和坚定立场。
  刚到安宁市工作的时候,对于下级和老板送红包、礼品、礼金,我还是很谨慎的。随着收受红包、礼品、礼金的次数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我都来者不拒,日复一日如此,便习以为常了。在贪欲的激流里,我已经难以收手和回头。至今,我先后多次共收受了近30个老板钱财上千万元,数额巨大,触目惊心。
  十年来,我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深为收受那么多钱财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也曾想过把这些钱财退还给老板,但又缺乏勇气,缺少担当。自己总认为安宁是个小地方,反腐风暴不一定刮得到,我天真地认为老板不会讲,别人就不会知道,时间长了就没事。
  2014年6月,安宁某地产商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我万分紧张,因为我收受的第一笔大额度受贿款80万元就是他送的。我整日寝食难安,焦急万分,但又心存侥幸,还是认为该老板不会供出我来。我也曾经想鼓起勇气投案自首,但我又开始自我安慰,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自该老板被检察机关带走后,我是在一种焦虑与幻想共存的情况下度过的,真是度日如年啊!直到我被调查,才如大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
  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首先是放松学习,没有认真学习掌握党纪党规。长期以来,我靠直观考察办事,凭经验感觉定事,平时材料有人代笔,凡事有人代劳。
  其次是宗旨意识淡化,把为人民谋福祉、谋利益代之以服务企业、服务老板,从中大肆收受贿赂。
  第三是把持不住自己,在私企老板的阿谀奉承下,在糖衣炮弹的轮番进攻下,我把廉洁从政各项规定当成了“耳边风”,把原则和操守当成摆设。
  第四是追求享乐,迷失了自我。贪图安逸,讲究排场,吃吃喝喝,与私企老板拉拉扯扯,公私不分、政企不分,不分界限,没有底线,完全丧失了农民本色,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
  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和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我深感内疚,难以面对。我爱人近两年来一直失眠、焦虑,身体很差,养病在家。儿子的右眼去年底患上了一种全球都较为罕见的病症,需要定期不定期到上海某医院进行手术治疗,能否保住视力还难说,目前他们都急需我照管。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身陷自己亲手编织的“笼子”里接受组织调查。
  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按照我的正常收入,我家人足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不让他们担惊受怕;
  假如我没有违纪违法,我就能照顾家人,尽全力、想办法医治好爱人和儿子的疾病,就不至于让他们独自面对难以预料的未来;
  假如我没有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我就能在组织给予的岗位上,还能为昆明、为老百姓做点微薄贡献,弥补我对组织的亏欠、对百姓的愧疚……
  但是没有假如,只有冷冰冰的现实,现在我一想到我爱人和儿子的现状和今后的生活,心里就一阵凄凉,感到万分痛苦。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就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一般。希望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以我为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对于那些已经犯错误的同志,我以切身经历劝告,千万不要心怀侥幸,甚至目前还在不收手不收敛,最终等来的,必定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本组报道得到云南省纪委大力支持)

©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909946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