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同三:欢迎大家来到“廉洁文化公开课”。咱们今天这堂课的题目叫作“从数量经济学看‘解决中国问题不容易’”。讲白一点,数量经济学就是要用数字来说话,要做定量分析。我希望我们从数量经济的角度来看解决中国问题不容易,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知识。

汪同三:我们的起点从哪儿开始,就是从中国人的吃饭说起。中国有多少人,我们是世界第一大人口国家,中国有多少人呢?我这有一张表,是国家统计局统计的,到2014年年底,中国的人口是1367008200人,也就是说13.6782亿中国人。一个值得重视的数字,就是60岁以上的中国人现在已经占到了全国人口的15.5%。这就说明中国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从事生产的人相对少了。这就使得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变得更加困难。

汪同三:这13亿多的中国人,嘴加起来的面积有多大?一个正常人的嘴有多大呢?它的宽度大概是4到6.5厘米,我们取一个低限值,就是最小的嘴,平均数的话是4厘米。如果4厘米的这张嘴张开的话大概是一个圆。也就是说,这个圆的直径是4厘米,圆的面积等于πR方,就是π是3.14159265,R是这个圆的半径。

汪同三:拿这个公式算下来的话,一个人的嘴的面积大概是12.56平方厘米。这13多亿张嘴,它的面积是多少呢?应该说是171.8万平方米。

汪同三:171.8万平方米是一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两个半北海公园那么大。我们每天要为这么大面积的一个嘴填饱它的肚子。我们得生产出多少粮食来,多少食品来,才能够满足相当于两个半北海公园这么大的嘴饮食的需要!所以我们讲解决中国人的吃的问题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汪同三:根据国际组织的一个测算,他们提出来一个成年人的食用粮的数量。就是说一个人一天的热量需要多少,根据有关组织的测算是说每个人(维持我们的生命)一天需要的热量不能低于2000到2310大卡。结合我们国家的实际情况呢,现在我们中国人每天平均从饮食中得到的热量应该保持在2800大卡的水平上。这2800大卡的热量乘以365天,折算出来我们每个人每年需要的粮食大概是800斤。除了你的吃之外,你吃的肉是要用粮食来去喂养猪、喂养牛、喂养羊。所以把这些你吃的肉,你喝的奶等等,都换算成粮食的话,我们一个人每年是需要800斤粮食的。

汪同三:我们全国有13亿多的人去乘这个800斤,我们每年需要多少粮食呢?我们必须能保证全国每年有5.5亿吨的粮食。这是我们的一个切入点,就是说我们通过中国人的吃饭来看一看解决中国的问题是多么的不容易。

汪同三:虽然解决13亿中国人吃饭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任务,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说解决了这13多亿人的吃饭问题。

汪同三:因此我们说新中国的建设,新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非常重要的成绩。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我们基本上解决了这13亿人吃饱不饿死的问题。所谓温饱,就是衣食,衣食就是温饱,吃饱了穿暖了就是温饱,再加上解决住和行的问题就是小康。小康,大家都知道是中国人的一个愿想。

汪同三:最早提到小康的是邓小平同志,邓小平同志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为我们中国的改革开放设立了一个“三步走”的这样一个战略方针。

汪同三:第一步就是到上个世纪末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第二步就是实现全面小康,第三步是把中国建成一个世界上的中等强国。

汪同三:这个翻两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国内生产总值1980年的数乘二再乘二。这是一个单纯的定量的经济目标。邓小平同志为什么在当初给我们制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一个简单的数量的经济目标呢?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的经济是太落后了。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邓小平同志给我们设定的改革开放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简单的一个经济目标翻两番。在翻两番任务的实现过程中,我们取得了非常伟大的成绩。

汪同三:我到纽约去参加联合国的一个会议,是关于世界经济预测和分析的一个会议,这个会我已经去开过很多年了,大概有十年以上了。我发现这个会议现在发生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以前参加的时候,总是把美国经济放在最前面。然后讲日本经济、讲欧洲经济。中国经济放在哪讲呢?是放在东亚地区经济中去讲。我已经接到了今年这次联合国会议的议程,发现第一讨论的是中国和美国,而且把中国排在了美国的前面。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因此我们讲,我们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

汪同三:我们从十六大开始提出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样一个目标,就告诉我们中国不仅要加快经济发展,而且要全面的去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包括环境的问题,包括能源节约的问题。到了十八大,我们进一步提出来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又给我们不仅指明了小康社会这个方向,而且规定了时间表,要到2020年基本要建成小康社会。

汪同三:我们再回到粮食问题上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字,到2014年,我们的粮食播种面积,就是专门用来种粮食的面积是16.9亿亩,我们的2014年的粮食产量是6.07亿吨,刚才我们算出来的数字是讲至少要有5.5亿吨,但是我们实际的去年的粮食产量是6.07亿吨,比5.5亿吨的最低需求还多了差不多10%。这是我们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保障中国人吃饱吃好问题的一个关键的成果。中国是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同时又是一个人口的超级大国,我们现在用的是世界上不到10%的耕地,生产了世界上25%的粮食,养活了世界上20%的人口。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绩,这个成绩的取得是相当不容易的。

汪同三:前不久在北京召开的反贫困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并作了演讲,参加这个会的有不少发展中国家的国家元首,他们都渴望向中国学习克服贫困,解决他们国家吃饭的问题。

汪同三:这张表是世界粮食产量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耕地面积要比我们多,我们是16.9亿亩,美国是25亿亩,但是美国只生产了五亿吨粮食,而中国生产了六亿多吨的粮食。这也是为了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所取得的一个重要的成绩。从这张表上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国的粮食生产的水平不仅从总量上,而且从效率上来看都是世界领先水平的。

汪同三:不仅要使中国人吃饱吃好,而且我们要通过扶贫减贫工作,要使全体中国人民都摆脱贫困,共同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在过去的五年中,农村的贫困人口减少了5200多万,这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成绩。

汪同三:虽然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使五千多万人口脱贫了,但是我们现在停留在贫困线以下的贫困人口的数量仍然是惊人的。农村的贫困人口加上城镇的那些低于最低生活保障的那些人数,加起来的话2013年我们还有将近1.2亿人。

汪同三:2013年,我们的减贫任务完成了1650万,2014年减贫任务完成了1233万。这样的话,到去年年底还有七千多万的贫困人口。我们现在已经在国际论坛上公开讲了,承诺要用六年的时间,就是从2015年到2020年使这七千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要在六年中使七千万人脱贫的话,需要每年至少要使1170万人脱贫。这是一个非常沉重但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汪同三:一年要使1170万人脱贫相当于每个月要有一百万人,一天要有三万人脱贫,才能够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这是我讲的第一段,就是从中国人吃饭的问题来看,要做好中国的事情,解决中国的问题有多么的不容易。

汪同三:欢迎大家来到“廉洁文化公开课”。我们应该说在解决中国问题上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大家都知道,到今年年底“十二五”规划就要结束了,现在媒体上有大量的关于“十二五”期间我们取得的经济社会发展成绩的总结、分析、报道、文章、图片、图表,大家从这些报道和资料中能够很好的了解,我们在解决中国问题的各项工作中所取得的成绩。第一个就是说中国经济是全球领跑,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就是全世界的制成品生产、工业品的生产,中国在数量上是第一的。中国现在是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已经进入了十万亿美元俱乐部。我们的年GDP已经超过了十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特别是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这在全世界大国经济中是首屈一指的。特别是“十二五”期间,在整个世界经济十分不景气的这个时期,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一个8%的年均增长速度,使得我们中国经济的份量更重,含金量更高,对于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也就更大了。

汪同三:这是一方面,另一个呢,就是世界经济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接下来就是2010年到2011年爆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这两个大的危机使世界经济遭到了重创,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遭到了重创。在世界经济对中国不利因素很多的情况下,我们自己国内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就是所谓的“三期叠加”,我们现在是处于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还有前期一些政策影响的消化期。在这样一个三期叠加的压力下,我们“十二五”经济增长的年均速度和十五、十一五相比是有所调低的,但是我们提出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我们要积极地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实现中国经济的稳中向好。

汪同三: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虽然有所放缓,但是我们的增长速度仍然是高于世界上其它所有的主要国家,经过各方面的努力,今年基本上能够保证实现7%左右的增长。中国经济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

汪同三:世界经济今年能增长多少,大概顶多3%左右,甚至连3%还达不到。我们的增长速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还要多,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30%。什么叫作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0%?就是全世界今年生产出来比去年多的那一部分有30%是中国生产的,就是说如果去年世界经济是100,今年的世界经济是110,多出来那个部分是10,这10里面有3是中国生产的。中国只是世界人口的1/5,中国对于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是1/3,这就可以看出来中国经济它的重要性。

汪同三: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经济结构得到了有效的调整,我们的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经济效益在稳步提高,因此说我们虽然东西就是那么多,但是这堆东西里的含金量更高了。特别是我们在注重调整消费投资和出口对于经济贡献的这样一个结构关系。初步的统计数字说明,“十二五”期间消费对于我们国家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了60%,成为最主要的一个推动经济发展的部门。此外就是服务业、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超过了第二产业,超过了工业,成为对于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部门。在工业内部,我们的高科技产业也取得了明显的快速发展,高技术产业的增长速度明显地高于整体工业,而且新业态、新产业、新产品、新模式,这些东西都在不断地涌现,使得我们的经济增长可持续性更加增强了。

汪同三:2014年我们国家的全员劳动生产率比2010年提高了34%。而且我们的研发投入,就是所谓的‘R&D’投资,已经比2010年增加了88%。因此我们讲中国现在‘R&D’的投资,就是科技研发投入的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二了。我们的科技人员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一了。这都是为我们以后的长期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一个重要基础。

汪同三:另一方面,我们经济发展使人民的生活、人民的福祉得到了更快的提高。在“十二五”期间,特别是2013年、2014年,我们做到了居民人均收入的增长速度比经济增长速度要快,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比城镇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要快。第一个,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比经济增长速度要快,说明了我们国家收入分配的结构在进行有利的调整,更多的使老百姓在改革开放中得到了实惠。第二个,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比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快,说明我们在逐步地缩小城乡的差距,缩小不同人群收入的差距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十二五”期间,我们的新增城镇就业连续多年超额完成任务,使得老百姓手里的饭碗里面装的东西更多了、更好了,使老百姓的钱包变得更鼓了,也使我们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得到了更快的发展。

汪同三:十八届五中全会为我们制定下一个五年规划提出总体的框架、大的指导思想和战略方针。“十三五”规划对于我们国家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十三五”规划是应该到2020年结束,而2020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在2020年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一个光荣伟大而又艰巨的任务。而且“十三五”又和以前的一些五年规划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始执行期,中国面临着比较严重的经济下行压力。就是开始的困难比较多,而最终要实现的目标任务又是非常伟大光荣又艰巨的。

汪同三:如何描述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大概概括起来有这样六个方面:第一,就是我们的投资增长乏力,新的消费热点不多,国际市场没有大的起色,稳增长的难度加大,一些领域仍然存在着风险隐患。

汪同三:第二个问题是讲我们工业品的价格在持续下跌,生产要素的成本在上升,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突出,企业的经营困难在增多。

汪同三: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依然是比较粗放的,创新能力还不足,产能过剩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农业的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

汪同三:第四个问题就是讲广大群众对于医疗、养老、住房、交通、教育、收入分配、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等等方面,还有不满意的地方。

汪同三:再一个问题就是有的地方环境污染严重,重大安全事故还时有发生。

汪同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少数机关的工作人员乱作为,一些腐败问题触目惊心,这就是我们现在存在的这样一些问题。

汪同三:我们一方面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绩,非常伟大的成绩,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困难和尖锐的挑战。怎么保持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能够有效的继续发展?

汪同三:解决中国问题不容易,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靠什么?我们靠的是“四个全面”。“四个全面”是什么呢?第一,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第一个全面。再下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这是第二个全面。再下来,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再有第四个就是2014年中央提出来的要“全面从严治党”。

汪同三:落实这“四个全面”,我想重要的是党的领导。小康社会、深化改革、依法治国,它能不能做好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党的领导。“全面从严治党”,只有我们这个党是干净的,是贴近老百姓的,是真心真意为人民服务,要把中国搞好的,其他事情才能够做好。

汪同三:最后,我是搞数量经济的,自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利用专业知识对于全面从严治党做了一些相关的研究。这个图上我们可以看出来。

汪同三:上面那条棕色的曲线是(衡量行政管理成本的)公共支出占GDP的比重,底下那条蓝色的曲线是科教文卫支出占GDP的比重。大家通过这个图可以看出来,近年来我们公共支出占GDP的比重是在下降的,科教文卫占GDP的比重在上升,而且2012年到2014年是保持平稳的。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十八大以后反腐倡廉工作确确实实取得了一些具体的效果。从这个图上可以表现出来,我们的公共支出更多的是行政开支,所谓“三公”经费在财政开支的内容之内,它的比重是在下降的。而与人民生活有关的科教文卫的支出是在上升的。到了后期,我们可以看出来(衡量行政管理成本的)公共支出占GDP的比重还在继续下降,而科教文卫支出占GDP的比重保持平稳。

学生:想向汪教授请教一下,我们中国经济有没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以及我们怎样才能够跨越这个陷阱?

汪同三:“中等收入陷阱”如何出现,为什么会出现?那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经济的原因,一个是社会的原因。经济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经过一段高速发展之后,它失去了继续保持增长速度的动力。为什么它失去了继续保持经济增长的动力呢?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它在高速发展的时候,使经济结构扭曲了。

汪同三:我们对这些问题应该说认识到了。第一,我们现在强调的就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要注意资源的有效利用和环境保护。第二,我们非常严肃地对待现在存在的经济下行压力,在实践中探索解决克服经济下行压力的办法。另外我们对于社会问题,对于收入分配问题也高度重视。现在起码我们做到了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不低于经济增长速度。我们贫富差距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强化认识,去研究探索更合适的改革收入分配制度的政策。

汪同三:应该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险是存在的,我们面临着这样的危险,但是我们现在又在积极地去认识、在分析可能产生“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些原因,在积极地采取一些对策。我们希望这些对策能够产生比较好的效果,而且我们也有信心,中国是可以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

汪同三 廉洁文化公开课 第四期 中纪委监察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