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变异株:正储备更广谱、更高效抗体组合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22-04-11 06:07
channelId 1 1 2 239513e899d64000b30e84f378afcc13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驰 侯颗  视频制作 蔡艺芃 胡思远

近日,我国首款新冠病毒特效药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的生产商腾盛博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进该药物在中国的商业化进程。这款药物由广东省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清华大学和腾盛博药合作研发。它的疗效如何?能否对抗奥密克戎变异株?与口服小分子药物的区别是什么?记者采访了广东省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深圳市首届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组长、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卢洪洲和深圳市肝病研究所所长张政。

记者: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有何技术特点?目前,团队在新冠疫苗和药物研发上有何新的进展?

张政:我们研发的这款中和抗体药物有4个特点:第一,它对病毒的中和活性非常好。在全世界四大洲6个国家111个临床试验基地开展的临床三期试验显示,它能将高风险新冠门诊患者住院和死亡的风险降低80%。第二,它的广谱性非常好。2020年年初,我们从成千上万个抗体中挑出了206个具有潜在中和活性的抗体,并筛选甄别出2个高效阻断新冠病毒感染的抗体作为药物靶标。当时还没有流行新冠病毒变异株,但实践证明,目前它可以对抗包括奥密克戎在内的主流变异株。第三,这种药是两个抗体联用形成的鸡尾酒疗法,而这两个抗体是靶向病毒的不同位点,应用时会降低用药引起病毒突变的可能性,同时也能更好地对抗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异病毒。第四,它具有长效性。我们对筛选的抗体的FC段进行了一些改造,延长了抗体的半衰期,临床注射一次剂量后,抗体的半衰期可长达3至6个月之久,而普通抗体的半衰期只有3周左右。所以,未来可以应用到高危人群、疫苗无应答者或免疫缺陷人群的预防性使用上。

卢洪洲:过去两年,我们团队对新冠疫苗产生的保护性抗体能持续多久这个问题进行了大量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接种疫苗确实可以避免重症和死亡,但无法避免被病毒感染或不把病毒传染给他人。

以往的研究结论表明,能够刺激人体细胞免疫的疫苗才是有效的疫苗。在我看来,核酸疫苗是未来疫苗研发的一个重要方向。这种疫苗的原理是通过注射或者吸入的方式进入人体,可以模拟病毒在细胞里复制的过程,刺激细胞免疫,保护效果更好、持续时间也更久。国内已上市的疫苗中还缺少吸入式疫苗,这也是我们目前的研发重点。人体呼吸道是病毒侵犯的第一道屏障,如果能研发出针对呼吸道的吸入式疫苗,使呼吸道的细胞和黏膜产生保护性抗体,并具有记忆功能,那么人体在遇到病毒的时候,作为第一道关口的呼吸道就可以阻止病毒的感染和复制。

对于变异的病毒来说,接种一种疫苗无法起到很好的预防作用,因此还需要研发通用疫苗、多价疫苗,或者称为万能疫苗。今后理想的疫苗接种模式是肌肉注射和吸入注射同步进行,这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大家就不用担心被感染。因此,我们的科技力量应更多集中在这类疫苗的研究上,未来甚至可以尝试用纳米技术进行研发。

记者:奥密克戎变异株包含大量突变,很有可能对以前的抗体产生逃逸,让药品失效。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能否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株?我们又该如何应对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

张政:目前,我们和清华大学、腾盛博药等合作方在国内外实验室分别开展了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中和活性实验,结果显示,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仍然保持良好的中和活性。它可以最大程度地限制病毒在人体内出现变异,也可以对抗变异株感染引起的免疫逃逸。目前,我们已经储备了第二代更广谱、更高效的抗体组合,争取能够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各样的变异株。同时,正在评估2至3针灭活疫苗基础上鼻腔加强接种疫苗的新策略是否可以预防病毒感染。

卢洪洲:面对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药物研发需要以不变应万变。病毒在复制过程中主要靠一些关键的酶和关键位点,这些酶和位点往往相对比较保守,特性不易发生改变。找到这些关键酶和关键位点进行药物研发,就可以阻断病毒的复制过程,我们的药物就不会因为病毒的变异而失效。因此,针对新冠病毒的基础研究有所突破,疫苗和药物研发才会有所突破。

记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推荐了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与美国辉瑞公司的口服小分子药物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Paxlovid)这两款新冠特效药。Paxlovid的疗效如何?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这类中和抗体药物与口服小分子药物在治疗上各有什么优势?

卢洪洲:作为深圳市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定点收治医院,我们在拿到辉瑞公司的Paxlovid这款药后,第一时间按照临床研究的思路进行部署,对这款药的使用效果开展了前瞻性研究。初步的研究结果显示,病人服用后每天的病毒量都在减少,服用第5天核酸检测就转阴了,也就是没有传染性了。患者体内的病毒消失后,由病毒导致的人体各个器官的损伤也就被阻止了。目前,这款药主要应用在有重症风险的轻型和普通型患者身上,例如肥胖、老年、有基础疾病、有肿瘤的患者,用后不易发展为重症。我们也在根据情况扩大适应症使用,争取早用、多用,这样可以及早减轻疫情防控的压力。

目前,国产小分子药物也在研究之中,我们也正在和南方科技大学张绪穆教授团队合作开展相关研究。今年春节前夕,我们团队对这款正在研发的小分子药物进行了病毒的抑制实验,结果显示,该药物对奥密克戎的抑制效果比国外同类药物强10多倍,我们也非常看好这款药物,希望能加快推进临床试验,尽早上市。

张政:我们这款中和抗体疗法的应用时间窗更广。临床试验证明,病人发病后第0至5天和第6至10天的时间窗口注射这种药物,都保持了非常好的疗效。国际上获批的小分子药物只能应用在病人发病后的前5天,应用的时间窗相对短一些。不过,小分子药物是口服药,使用起来更方便,而中和抗体疗法必须要在医疗机构进行静脉注射。但是,这两种药物并不矛盾,可以相互补充。因为从临床上来看,医生需要根据病人的基础疾病、感染的状况等千差万别的表征来进行治疗,所以也需要有多种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法。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更多针对病毒不同靶点的中和抗体药物、小分子药物,研究者们共同努力才能够最大程度地遏制病毒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