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丨人防窝案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20-12-18 17:00
channelId 1 1 2 5612c4edd1f1e56293a33ce7e595d962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诚贤 荆培轩 韩育霖 张东岳 陈晓晴 叶源昊 李柏逸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深度调查》。这里是山西省运城市区某地下商业街,按照规定必须建设一定比例的人员掩蔽工程,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的防空工程却形同虚设,被改为了物资储备库。究竟是哪些环节出了问题,又是谁在中饱私囊?

解说:人防办,是人民防空办公室的简称。近年来,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一系列人防系统腐败案件。

【解说】20199月,山西省运城市纪委监委相继查处了运城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王新征,原副主任马忠运,综合科原科长牛锋芒,行政审批科原负责人、工程质量监督站原站长薛理等五人,并将他们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中仅人防办主任王新征一人就致使101个工程项目的易地建设费不能依法追缴,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4.27亿余元。

主持人:《人民防空法》明确规定:城市新建民用建筑要同步修建防空地下室,确因地质条件等不宜修建的,应向人防部门申请并足额缴纳易地建设费。在这里,“易地建设费”,是人防部门一些领导干部出现贪腐的“第一道坎”。

蔡国红(山西省运城市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为了少缴易地建设费,同时为了逃避执法检查,我们送给了王新征10万元现金。

解说:由于人防工程的建设成本远高于缴纳易地建设费的标准,为了谋求利益最大化,房地产开发商不仅不愿意建设人防工程,还千方百计缓缴、少缴、不缴易地建设费。王新征等人明知“任何部门和个人不得擅自批准减免或缓缴易地建设费”,但只要自己有好处,多大金额都能免、多大折扣都敢给。

马忠运(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原副主任):项目都应该同步修建防空地下室,我们只让交了部分防空易地建设费,最大的一个开发商,一个小区应该出2518万,我终生都忘不了,结果我们只收了150万,我有这么大的权力吗?作为一个党员,谁给你的权力?

主持人:应该出2518万,最后只收了150万,差距之大,匪夷所思,这背后的权钱交易可想而知。

解说:在某房地产公司低于市场价96万余元卖给王新征一套房产、并送上5000元购物卡后,他将该公司近6000万元易地建设费,减免为150万元。对欠缴易地建设费只是象征性地下达征收决定书和催告书,再无任何有效举措,仅2015年至2016年,就有44个项目2亿余元的易地建设费,因超出法定期限无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李新平(“909”专案组工作人员):由于王新征等人的玩忽职守,我市101个人防工程项目的易地建设费不能依法追缴,给国家造成4亿余元的巨额经济损失。

主持人:人防工程是战时掩蔽人员物资、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地下长城”。在完全符合修建人防工程条件的情况下将本应建设防核、防毒、防化的人员掩蔽工程,审批为物资储备库,这是人防系统一些党员干部面临的“第二重诱惑”。

牛锋芒(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综合科原科长):在审批防空地下室战时用途中,应审批为应以人员掩蔽为前提,而我在审批中将战时用途审批为物资储备库。

解说:通过在审批人防工程面积上做文章,王新征在给某房产项目“办事”后,收了10万元还不满足,又索要了一辆40万余元的商务车。

地下商业街的面积大了,以王新征为首的一些党员干部钱包“鼓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却受到了威胁。

刘剑(“909”专案组工作人员):仅审查调查的91个项目就少建人防工程面积26万余平方米,市区人均人防工程面积远远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每人1平方米标准,一旦紧急状态需要使用,群众的生命安全根本无法保障。

主持人:深耕人防系统多年,王新征等人深知,除了在易地建设费、防空地下室战时用途上做文章,垄断人防项目牵扯到的所有流程同样是他们的“生财之道”。

解说:因为手中握有审批监管权,王新征等人靠山吃山、雁过拔毛,通过介绍业务来收取回扣。他们推荐的人防图纸设计、工程建设、设备采购等业务,普遍比市场价格高出近一倍,但由于担心审核验收被“卡脖子”,相关企业只能忍气吞声,优先进行采购。2012年,王新征帮助温州一公司承揽市区某地下商业街人防工程,收受该公司50万元;同年接受某公司请托,帮助其入股市人防办金甲公司经营人防工程设备,又收受50万元。

主持人:腐败往往从不止一处开始。王新征、马忠运先后落马后,纪检监察机关通过调查发现,在他们身后等着“分一杯羹”的还有其他干部。

牛锋芒(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综合科原科长):在人防工程审批中,将一些防护工程的级别应审批为常六核六,而我将工程审批为常六核六B,降低了防护工程的级别。

薛理(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行政审批科原负责人、工程质量监督站原站长):因为这些建设单位都属于我的管理对象,所以说设备厂家他就看中这一块,就是可以帮他们推销一下,推荐一下他们的防护产品,然后,我也帮他推荐了几个项目。

卫晋良(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原主任科员):设计院主要就是承担设计业务,叫我们利用职权推荐业务,叫他们设计。防护门这个就是给他们提供一点这个信息,让他们好联系防护门业务。在质量监督过程中,给他们防护门存在的问题,尽量少提一点,不要因为他防护门质量问题影响验收。

解说:从易地建设费违规减免和使用,到人防项目违规审批验收,再到垄断人防项目市场,王新征、马忠运等人四处“揩油”,彻底败坏了运城市人防系统的政治生态。

王新征(山西省运城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忏悔录):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偶然的,是没有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主持人:2019年以来,包括安徽省、山西省、黑龙江省在内的多个省区市开展了人防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以安徽省为例,20201113日下午,安徽省纪委监委连续通报6名省管干部被处分信息,其中两名来自省人防系统,分别是安徽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原巡视员陶海、安徽省人防办副主任管早临,除此之外,近期还有已退休9年时间的安徽省人防办原副主任李奕明和合肥市、亳州市、宿州市人防办的多名领导干部被查。这是安徽省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人防部门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如何让手中的实权真正为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服务,而不是沦为腐败分子大念“生意经”的香饽饽?这些人防系统的腐败案件,反映了哪些制度漏洞、审批监管漏洞?

韩治民(山西省运城市纪委副书记):办案中我们发现运城市人防办的涉案人员存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人防工程的审批、执法、质量监督以及易地建设费的缴纳等多个环节,这充分暴露出长期以来人防部门制约和监督“一把手”权力的措施几乎是空白,致使权力暗箱操作,为腐败提供了土壤和空间,“关键少数”成为不法商人的重点围猎对象。

主持人:宁可百日无战,不可一日无防。当人防系统不再“设防”,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如何保障?纵观王新征等人的腐败窝案,靠人防吃人防、罔顾国家利益,甘愿被不法商人群起“围猎”,才使得防控工程成为他们滋生腐败的“温床”。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只有把脉治疗、对症下药,才能让人防系统防线坚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