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深呼吸——专访院士王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20-04-17 06:00
channelId 1 1 2 e0b064f34d179a409ee9a1a4d6d5be28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聂新鑫 陈昊

视频制作 李柏逸 李正穹 叶源昊 孙嘉玮 张东岳 

图为王辰院士(中)和同事一起研究病例。蔡娘婉 摄

4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内地现有本土重症病例降至50例以下。而两个多月前,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关头,重症病例最多时在11000例以上。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呼吸病学与危重症医学专家、国家监委首届特约监察员王辰院士,就是积极参与救治重症患者的专家之一。21日,王辰带队赶赴武汉。几天后,在央视播出的节目中,这位儒雅坚毅,言语平和理智,思维清晰的院士,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把已经确诊的轻症患者及时收入方舱医院,进行集中救治和隔离,成为扭转武汉保卫战战局的关键一招。42日,王辰院士团队在《柳叶刀》发文,向全世界分享了中国方舱医院的建设和管理经验。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对王辰院士进行了专访。

重症及危重症患者救治是当前重点工作

问:武汉“解封”后,您和团队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王辰:重症及危重症患者救治一直是我和团队的重点工作。中日友好医院团队收治的都是危重病人,包括一些因公被感染的医务人员。我每天都会去关心和了解团队所进行的救治工作情况。这是一支整建制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团队,在人员配备上非常齐整,因此在救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上承担了大量工作。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我们将原在不同医院收治的危重症病人转到由协和、北京、中日友好等医院组成的国家医疗队进行救治。同时,这段时间我还承担着金银潭、雷神山等医院的会诊工作。

其他的重点工作还有很多,作为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在武汉期间这两项本职工作都需要通过远程手段来完成。中国工程院作为国家最高层级的智库之一,中国医学科学院作为国家重要的医学研究机构,在疫情防控中承担了一系列系统性工作。

问:和您刚到武汉时相比,现在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知情况如何?

王辰:目前来看,我们对新冠病毒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这对疫情防控工作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但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其传播规律尚不甚清楚,必须迅速进行关键性的科学研究,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把握疾病规律,更主动更科学地进行防控。

病毒无国界。虽然各个国家疫情各有特点,但我国的经验有其借鉴意义。我们目前同欧美国家做了大量学术交流,也包括卫生政策方面的交流,比如与欧洲呼吸学会、美国呼吸医师学院、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等等。我们希望通过进行一系列重要的国际交流活动,能够与各国同行分享抗疫中的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促进国际社会的抗疫合作。

必须用严格的科学态度对待药物研究

问:目前我们正在开展血清抗体流行病学调查,为什么说这是当前一项关键任务?

王辰: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作出部署,要求抓紧在重点地区扩大核酸检测和血清抗体检测范围,提高检测率,做好流行病学调查,及时发现感染者,掌握无症状感染者状况。目前,我们已制作完成了完备的技术方案和详细的工作手册。通过核酸和血清抗体的流行病学的研究,能够进一步了解病毒的传播特点、流行病学特点以及致病的规律,为完善防控方案提供科学依据,降低其可能的传染风险。

新冠肺炎到底将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向,病毒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异,到底有没有长期慢性带病毒状态,无症状感染者和“复阳”病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况?这些都是目前我们所关注的问题。要回答这些问题,有很多的科学研究要做,但其中比较关键的一项研究,就是对以武汉、湖北为重点,包括全国其它地方,在科学设计的基础上,开展核酸和血清抗体的流行病学调查。这样才能明确有多少已产生抗体,这种抗体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其变化趋势如何,抗体能够提供多长时间保护等等,对上述问题的科学回答对完善防控策略将产生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问:大家很关心哪些药物对治疗有所帮助,这方面研究进展如何?

王辰:我们目前已经对一些药物进行了严格的实验和观察,近期已经接近药物试验解盲和出结果的阶段。对于大家所关心的一些药物对治疗能否有所帮助等问题,我们期待根据研究数据给出客观的评价。

这里一定要明确,包括医学界很抱希望的瑞德西韦、氯喹等在内,在严格的研究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不确定这些药物是否有效。比如说体外实验有效、动物实验有效,但对人体是否有效,这在医学上完全是两个概念。必须用严格的科学态度来对待,这是至关重要的。

在健康上极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平静顺畅地呼吸

问:您不是第一次站在防疫最前线了,2003年非典疫情和2009年甲型H1N1流感流行中,您曾担任北京和全国临床专家组组长。经历多次战疫,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王辰:首先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小到具体的防疫和应对新突发传染病,尤其是呼吸道传染病,大到国家整体发展,卫生健康是国家极为需要重视发展的公共事业之一,其关乎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关乎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在这次疫情之后,我们还要对此进行深刻总结。

卫生健康事业还是关乎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群众对健康的需求潜力巨大,在发展好国家卫生健康事业的同时,把医疗健康产业作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产业,用符合经济规律的方式进行发展,这对实现健康中国战略目标十分重要。

问:您曾在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等从事管理工作,在您看来,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应该如何更好发挥医院的关键作用?

王辰:我们必须要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一定要促进医疗和预防的融合。从SARS开始,到H1N1流感,再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都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一定要真正促进医疗和预防体系的融合,而不是让它们愈行愈远。从国际来看,预防队伍也都是以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为主。如果让医院只是去负责诊疗,把预防功能从医院中剥离出去,这种做法是让医院这一主流的预防力量置身事外。

防和治本身是相辅相成的,不可分离。比如说三级预防,一级预防是所谓的防未病,防止疾病发生,比如少吃盐防高血压,少抽烟防肺癌,等等;二级预防主要是为了防止小病变大病;三级预防则是防止大病对患者造成功能的残疾以及痛苦和死亡。其中二三级预防都是在临床上开展的,医护人员在一级预防中也能发挥关键作用。比如有这样一种现象,平时宣传控烟很多人都不听,而医生让他戒烟,他就很入心入耳。因此,只有把临床体系跟预防体系高度融合和一致起来,才能够解决预防的根本问题。在疫情之后,一定要强调防和治的融合。

问: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经过本次疫情,您对呼吸学科的发展有哪些新的认识?

王辰:经过本次疫情,我们更充分地认识到发展好呼吸学科的重要性。回顾历次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无论是SARS还是新冠肺炎,都经呼吸道传染,问题都主要出在肺上,呼吸学科承担了最主要的诊疗任务。

今后,希望能够更加关注和重视呼吸学科的发展。呼吸学科的现代学科发展格局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从传染病看,最可怕的、产生最重大的、最具颠覆性的公共卫生事件的是呼吸道传染病;从常见疾病角度来看,从儿童到老年,呼吸病都是第一大系统病,儿科里70%是呼吸病,80%的老年患者因呼吸系统感染和呼吸衰竭死亡;按疾病负担来说,呼吸系统疾病,包括慢阻肺、哮喘、肺炎、肺癌、肺结核、尘肺、肺栓塞、肺心病等是最大的疾病负担。

人生在健康上极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平静、顺畅地呼吸。我们可能平时并不觉得它的宝贵,但实际上,所有症状里最难受的就是憋气,就是呼吸困难,它和濒死的感觉是联系在一起的。呼吸学科关乎国计民生、社会稳定、国家安全,是一定要发展好的重大学科。

医学教育的成功应该是灿烂其前景、严格其过程

问:您学医从医已有40年了,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王辰:首先是善良,我认为这是医生的第一素养。一个善良的人做了医生, 他会很自然地将人道精神体现于为病人治病的过程中,而为了更好地为病人治病,他又必然地要提高自己的医术,也就是要具备科学的素养,他就要投身到学习和研究、发展医学的工作中去。也只有心怀善良,才能在医院这个最能见浮世众生和人生百态的地方,真正安心地做一名好医生。所谓医者仁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第二是科学认知与研究能力。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若要看好病,必须依靠逐渐积累的医学经验,这种积累绝非零星病例的简单堆砌,而是经过思考和总结得来的,这个过程其实就是科研的雏形。医学是一门研究生命和防治疾病的复杂学科,需要我们每一个医学工作者通过科学研究揭示生命的奥秘,促进医学的不断进步。通过参与科研,才能使医务人员成为最先进科技方法的掌握者和应用者,使患者成为医生职业的受益者。

再有就是人文素养。要学会与患者、与社会良好地沟通。要注重从心理上、精神上关怀、关爱患者。

我作为北京协和医学院的校长,在疫情中不但要进行教学,还要注意保护好学生,防止其感染。同时,要通过这次疫情,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赤子之心,激发并强化他们的使命担当意识,这些都是学校培养好医生需要做的。

问:经过这次抗击疫情,您认为我国的医学教育应怎样调整完善?

王辰:这次疫情显示出我们国家医学教育体系还比较薄弱。我们一方面看到医护人员所表现出的高尚职业精神,另一方面也应当以更高的标准看到医生护士队伍存在的不足。如果社会今后能够设立更好的机制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从事医生护士职业,那将给百姓带来巨大的健康福祉。

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是发达地区还是贫困地区,人民的生命都是第一位的,都要努力提升当地医务人员的素养。我们必须拿出更多的社会资源来吸引优秀人才学医,加强医务人员培训,这样才能够真正良好地服务于人民的健康。

近年来,我们办了很多医学院校,也吸引了一大批学生报考医学专业,数量上是增加了,但质量还有待提高。因此,还要想方设法提高医学院校的吸引力,要能够真正严格医学院校的教育质量,真正在经济待遇上、社会地位上,提升医生和护士的职业前景。

问:您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医学是最为可爱的专业、职业、行业、事业,成功的医学教育应是怎样的?

王辰:教育的成功,取决于两大要素,即“灿烂其前景、严格其过程”。医学是人类社会中最伟大的行业之一,因为它同人的健康和生命相连。所以,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受到最优质的医学教育。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应有的价值取向。

疫情过后,也希望全社会不要忘记这一点:我们的健康和生命,是要靠最优秀的医务人员去维护的。因此,必须把医学教育搞好,把医生和护士的职业发展照顾好。在医学教育、职业前景上,只有真正做到灿烂其前景、严格其过程,才能真正培养出能够高质量、高水平照护人民健康和生命的医学人才。

纪检监察也如医学,扶正和祛邪要同时进行

问:您是医生,也是国家监委特约监察员,对纪检监察工作有什么建议?

王辰:作为国家监委首届特约监察员,从我自身经历和思考来看,现实中确实存在着一定程度、有时甚至是较为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有的表现为不担当不作为,有的将本应服务于国家、人民的权力当作个人或部门的权力,甚至成为谋私利的手段。在与其他特约监察员的交流中,大家有一个比较突出的观点是,纪检监察机关既要对违法乱纪行为进行有效监督查处,同时还要加强对干部惰政和不作为问题的监督。

另外,如何为肯于担当的人担当,也是当前需要研究的一个问题。同医学一样,“祛邪”的同时,要注重“扶正”,这两个方面一定要同时进行。如此,纪检监察工作必能更好维护和体现社会公平正义,有利于形成更加有效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