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两月内3名在逃嫌犯被抓捕1名主动投案 ——看天网恢恢下追悔的泪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国纪检监察报发布时间:2018-09-28 14:00
channelId 1 1 2 f2914e7ee058b8841df6439d1a66ea7e

2018年6月21日,北京市西城区华远建设开发公司原出纳余东在湖南省怀化市被成功抓获。

7月3日,北京福通顺建筑公司原总经理张海龙在河北省滦平县被成功抓获。

7月25日,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法律部职员钮建国在北京被成功抓获。

8月6日,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出纳杨婉珺主动投案自首。

北京市西城区两月追回4名在逃嫌犯背后,是监察体制改革以来追逃追赃工作不断强化精准思维的具体实践。

专人专班 精准施策

35天抓捕3名在逃嫌犯

“终于可以不用再躲躲藏藏了。”潜逃26年的犯罪嫌疑人余东反复说。他如释重负的表情,以及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沧桑,让西城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郗武建印象深刻。

26年前,24岁的余东,涉嫌贪污50余万元公款出逃。“这些年来,我东躲西藏,到辽宁、上海、广东,哪里也不敢停留太久,过一两年就得换个地方。”余东到案后说。

“漂白”身份、四处逃窜,后又以合法婚姻作掩盖,娶妻生子,余东的种种反侦查行为,客观上给追逃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但是西城区纪委监委始终不曾放松对余东的抓捕。

今年6月,根据外地公安部门提供的线索,西城区纪委监委发现湖南省怀化市名为“李军”的男子与余东相貌高度相似。

777

余东租住的地下室

面对稍纵即逝的机会,追逃小组立即赶往湖南省怀化市某居民区进行现场布控。经过蹲守,终于在“李军”外出时将其一举抓获。抓获他时,“李军”租住在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地下室里,地下室依山而建,非常隐蔽,四壁冰冷,脏乱不堪,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只能通过开着电风扇来驱散湿气。在随后的讯问中,余东对其“漂白”为“李军”身份以及涉嫌贪污公款50余万元的事实供认不讳。

推进追逃工作过程中,在北京市追逃办统筹协调下,西城区纪委监委积极研究制定追逃方案,将主动抓逃与积极劝返相结合、集中查询与因案施策相结合、科技手段与传统方式相结合,“一案一策”,不断扩大追逃追赃战果。

针对北京福通顺建筑公司原总经理张海龙在逃时间相对较短、携款潜逃等案情特点,重点摸排关联车辆轨迹,实施定位,快速进行抓捕。7月3日,涉嫌贪污500余万元的张海龙在河北省滦平县被成功抓获。

在办理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原法律部职员钮建国一案中,经筛查海量可疑信息,发现嫌疑人钮建国与另一山西户籍人员“曹志武”相貌高度相似,且身份信息和相关联系人存在交叉重合,在反复摸排、多日蹲守之后,将“曹志武”顺利锁定并抓获。7月25日,涉嫌共同贪污公款197万元的钮建国在北京被成功抓获。

“逃亡的这两年,过的都是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有家也不敢回,现在又得了病,贪污的那点钱早就花光了,为治病又欠了好几十万的外债,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才忍不住偷偷回家,结果就被抓住了。也是,总想跑,什么时候是头呢?能跑得了一辈子吗?”在看守所,张海龙的话里,既有一份悔恨,也有一份解脱。

震慑感召 精准把握

潜逃14年嫌犯主动自首

“妈,有电话找你,说是西城区纪委监委的,说叫什么钮建国的给抓住了,让你也去交代问题。我怀疑是诈骗电话。”儿子董某不经意的一番话,打破了杨婉珺看似平静的生活。她知道,这并不是诈骗电话,虽然已经过去14年,该来的终究会来。

2004年,身为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出纳的杨婉珺,伙同钮建国贪污公款197万元,事发后两人分别潜逃。作为专门负责天网追逃行动的西城区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在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积极开展针对钮建国和杨婉珺两人的追逃工作。

2018年7月25日,潜逃14年的钮建国被抓捕归案,为劝返杨婉珺奠定坚实基础。在主动出击继续开展排查工作的同时,西城区纪委监委积极围绕杨婉珺的家属开展劝返工作,先后联系到杨婉珺的前夫董某某和儿子董某,向他们讲明政策,陈明利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侧面向杨婉珺传达同案犯钮建国已经到案的消息。

11

杨婉珺供述自己的逃亡经历

最终,在西城区纪委监委追逃工作高效成果和同案犯已到案的强大震慑下,杨婉珺于2018年8月3日通过其家属与西城区纪委监委取得联系。8月6日上午,杨婉珺主动到西城区纪委监委投案自首。

“从2004年事发之后,我从来没有用过身份证,一直在北京周边潜逃,只敢租住在废弃的农房里。刚开始还吃点肯德基,随后就只能吃点泡面和馒头。贪污分得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就靠捡塑料瓶和废纸为生,最后连一个月300块钱的房租也交不起了,只能流浪街头。这一流浪就是7年,实在没有活路了,就想到了自杀。”杨婉珺回忆道。

“自杀前我最想的还是儿子,于是就偷偷回到城里。儿子和前夫都不知道我贪污的事情。出逃时我说长期出差,加上早就离了婚,2011年回来投奔儿子后,他们爷俩也就没仔细问我这几年都怎么过的。虽然回了‘家’,每天都只能窝在屋子里,根本不敢出门,因为心里知道,这件事不会真的没事,早晚都得有个说法。这一‘窝’又是7年,现在终于可以踏实了。”在看守所里,杨婉珺这样供述自己的逃亡经历,言语间除了悔恨,更多的是一种解脱。

“当时如果认错,现在也许早已出狱了。”杨婉珺表示,逃亡的14年比坐牢还难熬,自首就是为了争取宽大处理,早日与儿子再次团聚。

追审分离 精准打击

追逃和案件办理上了“快车道”

“以前是等待触网,现在是主动出击。”西城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闫彬介绍,外逃人员快速追回,得益于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各部门的通力合作。为保证追逃案件的顺利办理,西城区纪委监委探索实行“追审分离”机制,改变以往追逃部门追回在逃人员后继续开展审查调查的做法,改交其他纪检监察室负责后续审查调查,让追逃、审查调查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

57岁的钮建国满脸沧桑

“钮建国曾经当过十多年警察,有着丰富的反侦查经验,在最初调查时,他不是很配合。”西城区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王岩介绍,为了尽快突破案件,亟需其同案犯杨婉珺的相关证据。相关情况反馈到第五纪检监察室后,“天网追逃”小组加大了工作力度,十几天后就将杨婉珺成功劝返。

目前,余东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张海龙审查并已批准将其逮捕,钮建国、杨婉珺正在接受监察调查。

“追逃部门追逃力量较强、经验相对丰富,审查调查部门谈话取证等经验相对丰富,相关部门各司其职、相互配合,信息衔接机制不断健全。”谈及“追审分离”机制,王岩感慨地说道,“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让追逃工作和后续案件办理都上了‘快车道’。”

“由于外逃涉案人员案情复杂、时间久远,追逃工作离不开兄弟单位、地区的支持。”西城区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焦长锐表示,在追逃过程中,既要采取户籍查询、走访调查等传统手段收集信息,也要熟练运用科技定位和数据摸排,掌握行为轨迹、活动地点,提升发现问题线索和嫌疑人踪迹的效率,以便有效实施抓捕。在办理余东一案时,就依靠图像及通话信息分析,准确锁定嫌疑人活动区域,通过及时跟进、严密布控、全天蹲守,最终成功将其抓获。

“西城区追逃追赃工作取得的阶段性进展,是深化监察体制改革,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具体实践。”北京市西城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虞宝才表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祎鑫 || 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李兵)

860010-1155020100